卢布升至七年最高是什么让俄罗斯打赢这场“保卫战”?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倪浩】卢布未如美国总统拜登所言成为“瓦砾”,反而在持续的上涨中创下七年最高,并成为年内全球最强货币。多名专家2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表示,“卢布保卫战”的背后是俄罗斯进行了多年的纵深准备,卢布的强势也意味着俄罗斯截至目前抵御住了西方国家的多轮金融制裁。

6月20日,卢布对美元汇率再升1.73%,达到2015年6月24日以来七年间的最高点。而年内高达35%的涨幅也让卢布成为今年全球涨势最强的货币,美媒认为,美元年内再想“翻盘”卢布可能性渺茫。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6月2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卢布未如美国总统拜登所言成为“瓦砾”,意味着西方国家试图以金融制裁为手段促成卢布危机,进而将俄罗斯经济整体推入泥潭的愿望化为泡影。

从年内卢布对美元的汇率走势图上可以看出,2月24日,俄乌冲突发生以来,卢布开始巨烈波动,在2月24日开始之后的10个交易日中,卢布接连重挫,2月28日的单日跌幅甚至达到了惊人的25%。3月7日,卢布盘中汇率跌到2022年以来的最低点,为1美元兑154.25卢布。

在此背景下,3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波兰访问时甚至一度放言,“卢布即将沦为瓦砾”,俄罗斯经济在未来几年将减半。

然而,拜登的预言并未成线日为分水岭,卢布对美元发起了绝对反攻,并开始一路上涨。以6月20日的收盘价与3月初的最低点相比,卢布对美元的汇率已上涨了近两倍,不但收复了俄乌冲突之后的失地,而且与俄乌冲突前相比还上涨了约30%。

是什么支撑卢布完成了对美元的惊天大逆转?“卢布保卫战”的胜利对俄罗斯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张弘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发生之后,俄罗斯就开始在金融方面做长期准备。

在西方长达9年的制裁中,俄罗斯一直致力于“去美元化”,积极应对同西方的经济对峙。根据俄罗斯央行数据,与2014年相比,2021年底,俄罗斯外汇储备中的美元、欧元、英镑等资产已大幅下降。另外,为了预防西方国家擅自运用“金融核武器”——把俄罗斯踢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从而导致俄罗斯境内金融系统瘫痪,俄罗斯央行从2014年开始建立了俄罗斯央行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以备在紧急情况下实现对SWIFT的替代。

2月23日,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经济制裁,俄罗斯央行和其他商业银行的外汇资产被冻结,西方国家还禁止俄罗斯政府、银行机构发行国际债券,并将俄罗斯重要的金融机构逐出SWIFT系统。

为应对西方国家这一系列“组合拳”,俄罗斯见招拆招。首先,为防止外汇流出,进一步提振卢布,俄罗斯央行于2 月 28 日宣布将基准利率由9.5%调升至20.0%。同时开始强制结汇并限制外汇出境,实施资本管制,其中包括强制俄罗斯出口企业把外汇收入的 80%进行结汇,禁止民众携带逾一万美元等值外汇现金出境,俄罗斯居民每人每月汇款至海外金额不得超过5000美元等。

张弘分析认为,强制结汇使企业出口中至少一半被强制兑换为卢布,导致市场上卢布需求强劲。出口收入的美元或者欧元不能在西方银行结算,必须全部卖给俄罗斯央行并兑换为卢布,这造成市场上卢布需求大增,使得卢布不断走高。因此,卢布汇率在3月7日见底后迅速回升,4月初卢布汇率已上升至1美元兑80卢布下方,恢复至俄乌冲突前的汇率水平。

3月31日,俄总统普京签署天然气“卢布结算令”,被俄罗斯列入“不友好国家和地区清单”的交易对象须使用卢布作为结算货币,否则就被“断气”。这一要求进一步提升了市场上对卢布的需求。资料显示,“不友好国家和地区清单”已囊括了包括美国、欧盟国家、英国、加拿大、日本等在内的48个国家和地区。

“卢布结算令”的背后是俄罗斯强大的能源优势。欧盟数据显示,欧盟自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占其天然气使用总量的比重高达 41%,其中匈牙利、拉脱维亚、芬兰等国家天然气的进口比重均超过90%。报道显示,德国、法国、意大利、奥地利、捷克等国家已开始使用卢布支付,而拒绝使用卢布的波兰、保加利亚、芬兰等国已被俄罗斯“断气”。

在此命令之前,欧盟国家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多以美元、欧元结算,款项在俄罗斯境外的金融机构完成支付。但“卢布结算令”之后,欧盟国家的企业必须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开立卢布账户,将外汇兑换成卢布后进行支付。

“卢布结算令”大大增加了市场上对卢布的需求量,且通过本国银行交易,俄罗斯掌握了外汇收入,减少外汇收入被西方冻结的风险,同时使得西方国家承担了卢布波动的风险。张弘认为,这意味着交易流程及控制权全部转移至俄罗斯,成为俄罗斯反制西方金融制裁的突破点。

4月1日“卢布结算令”实施之后,卢布稳步上扬,一直到6月20日,创下了七年最高。

张弘认为,卢布没有化为“瓦砾”,反而较俄乌冲突之前明显升值,对俄罗斯具有重大意义。

张弘分析认为,“西方的逻辑是通过经济制裁、贸易禁运,首先击溃俄罗斯金融市场,然后是俄罗斯实体经济,之后是俄罗斯政治,最后拖垮整个国家。”他认为,目前来看,俄罗斯有效抵御住了西方国家的多轮经济制裁,金融和经济保持稳定,西方国家以汇率为突破口拖垮俄罗斯经济的算盘已落空。

“如果卢布贬值,可能会产生社会恐慌心理,并造成资本恐慌和大规模外流,整个社会信心会随之丧失。所以,一个强势的卢布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政治意义。”张弘认为,俄罗斯政府也希望通过一个比较强的卢布向外释放政治信号,即俄罗斯经济的稳定性和俄罗斯政治的稳定性。

这名专家表示,俄罗斯从2014年后就有针对性地为预防地缘政治风险建立了“金融防火墙”。依靠长期预警机制和政策布局,再加上短期反制措施,俄罗斯守住了作为经济稳定标杆的卢布,也守住了国家金融稳定的基本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