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当美“印太战略”的“急先锋”妄图摆脱和平宪法约束——勾连北约进亚太日本居心何在

原标题:充当美“印太战略”的“急先锋”,妄图摆脱和平宪法约束——勾连北约进亚太,日本居心何在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6月15日表示,他将出席本月底在西班牙举行的北约峰会。岸田文雄将成为首位参加北约峰会的日本首相。据日本媒体报道,岸田文雄将在峰会上呼吁北约把注意力转向亚洲,并“报告”从根本上强化日本所谓“防卫能力”的方针。

近一段时间,日本与北约的互动十分频繁,在高层交往、体制融合、联演联训等方面勾连不断。先是日本外相今年4月首次参加北约外长会,而后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山崎幸二于5月前往布鲁塞尔参加北约军事委员会参谋长级会议。紧接着,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鲍尔于本月上旬访日,与日本就深化安全防务合作、共同应对所谓“中俄威胁”达成共识。日本海上自卫队也与北约有关力量在地中海举行了联合军事演习。

近年来,美妄图借北约建立基于美西方价值观的全球性安全体系。北约的部分成员国似乎有意紧跟美国步伐,为美国的“印太战略”充当打手,将战略防区由欧洲向亚太地区扩展,并与日韩等国频繁互动,企图将“集团政治”“阵营对抗”投射到亚太地区,对俄实施欧亚“双向钳击”,对华实施围堵遏制。个别北约成员国如英国甚至高调宣称要推动“北约亚太化”。

与此同时,美通过美日印澳等小多边合作机制,企图将基于冷战思维的“阵营对抗”投射到亚太地区,向亚太地区输出“泛北约化”的全球战略,以意识形态划分阵营,以地缘安全威胁拉拢盟友。这与日本借“集团政治”“联盟体系”强化应对所谓周边威胁的企图一拍即合。

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日本多次“表忠心”,成为追随美“印太战略”的“急先锋”。特别是俄乌冲突发生后,日方认为如果能够策应北约对俄罗斯构成压力,北约或将投桃报李,对日本所谓的安全关切伸出援手,从而形成美欧日军事合作体系。

此外,日本迎合北约在亚太地区寻找战略支点的需求主动向其靠拢,也有自己的野心。一方面,是希望加强同北约的军事互动,复制冷战“阵营对抗”寻求“安全感”,为自己打气造势;另一方面,日本也想利用中美战略竞争以及北约同俄罗斯的对抗,提升自身地缘战略影响。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妄图借机争取美国的姑息纵容,摆脱和平宪法的约束,成为政治、军事上的“正常国家”。

不过,集体对抗早已过时,“引狼入室”害人害己。我们需要问一下北约有关成员国,在把中东和欧洲搞乱之后,难道还要再来亚太地区搞破坏吗?我们更要正告日本,不要逆地区发展大势和历史潮流而动。毕竟,在美国人眼中,所谓的盟友是可以牺牲的“耗材”,随时会遭到被抛弃的下场。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