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沙国际电影节主席来信丨电影的春天翘首以盼

如果一切如常,我们现在也许正坐在电影院中,穿梭于迷人的光影世界,见证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十年之约。但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让这一切不得不暂缓脚步。

今年,对于世界电影人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年,当下的电影市场亟需焕发活力,北影节作为中外电影产业链各环节参与者的老朋友,此刻也成为了电影人凝聚前进的记录者。同北影节走过十年的华沙国际电影节主席斯塔凡·劳丁先生日前来信,分享了自己的北影节记忆,同时也提醒了我们:在这样一个需要所有人携手共克时艰的时刻,电影,是可以跨越时间与国界的强大力量。

华沙国际电影节是世界A类国际电影节之一,是中东欧乃至全球范围内重要的电影盛会。劳丁先生自1991年起担任华沙国际电影节主席,也是他将时称的“华沙电影周”正式更名为“华沙国际电影节”,并逐渐开始了与全球电影的合作交流。在劳丁先生的主持下,华沙国际电影节与中国电影也早早结缘,刁亦男、忻钰坤等如今华语影坛的高口碑导演,都曾在此获得关注与认可。因此,在2011年北京国际电影节踏下第一个脚印之时,我们就有幸请到了劳丁先生前来,并将这份关于电影的美好缘分一直续写至今。

北京国际电影节与华沙国际电影节通过常年的交流,为中外电影的合作进步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渠道。劳丁先生从2011年起,连续多次出席北京国际电影节,并就行业发展、电影制作等话题与中国电影人展开深入交流,提出了相当中肯的观点,他曾呼吁中国电影人“要有自己的特点,不要跟随世界潮流,而是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近几年来,随着越来越多深植于中国文化的国产电影的繁荣,劳丁先生的这句话确实体现出了不小的前瞻性,由此也可见他与中国电影文化交流的真诚热心。

对于此次接到劳丁先生的来信,北影节十分感动,借此时机,也希望那些期盼着电影业恢复生机的全国影迷,同样可以从信件中找回已被隔绝数月之久的热情:

2020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目前全球的电影行业处于危局之中。多个电影节展或延期,或取消,或转为线上举办。我们无法通过集体的努力完成一部影片,也无法在黑暗且座无虚席的影院中观看影片,因此我们失去了构成电影的重要元素。但是我们不会放弃。

中国影人侯祖辛是我的朋友。今年3月前,她正在罗马拍摄她的首部长片电影《一天一夜》“Italian Recipe”。她和她的团队凭借艰苦卓绝的努力,奇迹般地在封城之前完成了主要的拍摄任务。她现在正在北京的家中完成剪辑。

回想我2011年4月第一次来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北京国际电影季时的情景,距今已近十年之久。我记得参加完那届电影节一次高级别会议后,一位年轻的中国导演李明航走到我身边,并将他电影的DVD光盘交给了我。同年,我们邀请他和他的电影《麻局》(Close Encounter With Mahjong)作为主竞赛入围影片参加了华沙国际电影节。李明航导演携父亲一同出席了这次电影节,他的父亲李洗先生是一名歌剧表演艺术家,也是一位导演,很遗憾的是他现在已经不在人世。

在参加2012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我认识了电影工厂的胡晓丽女士,之后我们开始共同推动中欧电影合作。越来越多中国影片和影人来到了华沙国际电影节。在第五届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我们共同策划并为中国观众呈现了一场精彩的波兰电影周活动。作为波兰电影的拥趸者,马丁·斯科塞斯导演还为我们的活动专门录制了视频。

我还能回忆起那些在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市场和北京电影学院演讲时的美好瞬间。观众们的反响真是太棒了。

于雅琨小姐是2011年来到中国时我所认识的第一个人。勤奋、专业、称职的她当时是北京国际电影节的一位志愿者。我们的友谊延续至今。

我想借此机会向我各行各业的中国朋友致以崇高的敬意。不论是政府官员、电影节组委会、电影人、记者,抑或普通的路人,你们都使我的人生充满意义。一切都源于十年前的北京国际电影节,这点我将铭记于心。我坚信,携起手来我们就可以战胜千难万险。

最后,我想感谢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我的人生因为你们十年前的邀约而丰富多彩。谢谢!

劳丁先生的支持对于当下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乃至整个电影产业,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电影人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尽管在疫情的冲击下,北影节延期举办,但全体电影人仍在不遗余力地为热爱的电影事业贡献力量,我们也期待着在北影节重新启航之时,能与各位微笑地互道一声“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