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丽获胜后被英文采访翻译“断片”是激动还是英文水平不行?

张伟丽是唯一一位在UFC综合格斗平台夺冠的中国人,第248期UFC主赛结束后,又成为了第一位卫冕成功的中国人。可以说,在综合格斗界,张伟丽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女子界的中国力量,不论是张伟丽本人,还是教练团队,以及在比赛中的拼搏精神,深受外媒的好评,为祖国增光了!

遗憾的是,唯独给张伟丽翻译的华人掉链子了,因为他在被全世界瞩目的焦点时刻,翻译出现错误,然后还“断片”了。

全程观看比赛的,并且可以无障碍听懂英文的朋友们一定会发现张伟丽在被英文采访的时候,所回答的内容跟翻译所翻译的内容是完全不一致的。本文重点为大家解析究竟是翻译水平不行,还是真的像他所说,是因为激动而忘记张伟丽说了什么。

英文是主考科目,但高考拿英文高分的能做翻译吗?能在以英文为母语的国家沟通自如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笔者大学是在新加坡读的,全英文授课,全英文沟通,我自认为我英文不得了,但后期工作被派去美国的时候才发现,我什么也听不懂,不论是伦敦还是纽约。是我的英文白学了吗?真不是,原因在于老师从来没教给过我吞音的技巧和俚语。

如果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孩子,所谓的英文8级初期去了美国真的什么也听不懂。你在非英语为母语的国家说英文,以英语为母语的人会照顾你,尽可能的不吞音,不说俚语。但真的去到人家的地盘时,他们不在考虑你是不是外国人了,人家就按照自己的说话方式去说,这就是为什么专8英文的人看不懂无字幕的美国大片一样。

张伟丽的对手乔安娜赛后的采访是没有翻译的,虽然乔安娜是波兰人,英文听起来很蹩脚,但她的听力是没有问题的,口语更是没问题,差别在哪?因为她学英文是在环境下磨炼出来的,而不是应试教育中学出来的。再看看李景亮和张伟丽被采访的时候,都要带上翻译,不然真的听不懂。虽然李景亮也有英文基础,但是如何面对美国采访者的快语速和吞音?

准确的说,为张伟丽翻译的人,未必是张伟丽团队找来的翻译。按照出场费和卫冕获胜的收入来说,比不上泰森出场费的零零头儿。注意我说的,不是零头儿,而是零零头儿。所以我相信这个翻译是UFC平台请来的。

不管他是职业翻译还是兼职的翻译,能确定的是,他不是在美国长大的。虽然他有着美国的腔调,但依然能听出是中国人说英文的痕迹。这个很好理解,比如加拿大人大山的中文口语已经登峰造极,但你依然能听出他是一个外国人,问题就出现在小舌音的压舌音上。

翻译在翻译的过程中,不能否定他的英文能力,他在华人圈也应该是英文的佼佼者,但为什么出现失误?我们具体来分析下:

我们要肯定这个翻译的优点,因为他不论是翻译主持人的提问还是翻译张伟丽的回答,都是模仿着发言人的语腔语调,喜怒哀乐也同步着采访者和被采访者,口音也非常接近美国口音。但翻译的真不准。

采访者第一个提问:伟丽你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第一位卫冕成功的女性(剩下的全部是夸赞,比如太精彩了,太难以置信了,只是表达赞美,没有提问)但翻译却带节奏了…

翻译者的翻译:伟丽你的表现太棒了,这是采访者解说过的最精彩的一场女子冠军战,你有什么想法?

点评:采访者强调的是第一位卫冕成功的女性,没有说这是她解说过最精彩的一场女子冠军战,这是明显的听力问题。而且主持人没有提问你有什么想法,这是张伟丽翻译自己强行添加的。

张伟丽关回答:我为了比赛辗转很多国家才来到美国,真的不容易(暗示疫情),希望我自己的国家度过疫情,现在的疫情已经不是中国人的事了,已经是全世界的事了,希望共同努力,战胜疫情。

点评:张伟丽的高情商的回答体现在乔安娜赛前用防毒面具的海报取笑我们,以及更多比如限制入境和对华人的歧视等等,所以转折点在:现在的问题是病毒已经在全世界扩散了(话外音是想说国外的病毒全序列跟国内的不同,并不是我们导致的,需要全世界齐心对抗)

而翻译没有说出这句话的重点,他英文翻译的内容是强调了:中国的疫情,需要全世界一起努力,齐心对抗。完全曲解了张伟丽的意思。

采访者第二哥提问:比赛非常激烈!第4,5回合的时候你想过自己能拿下比赛吗?此提问翻译对采访者的翻译是准确的。

张伟丽回答: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拿下,但我会拼尽全力赢得比赛,能赢得比赛我会非常高兴,但在这个八角笼里的所有人都值得尊重,我不希望在八角笼里说垃圾话,我觉得我们在这个平台上都是武者,都需要互相尊重,需要给孩子们做一个好的榜样,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冠军,而不是暴君。

此时,采访者和所有现场观众以及电视机前的国际观众都在等待翻译者对张伟丽所说内容的翻译是什么……

翻译此刻有点招架不住了,说:哇,给我点时间,额额额~~~,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我太兴奋了,请你(张伟丽)再说一次,对不起,我忘记你说什么了,对不起……

此时采访者说了一句:“GETTING TOGETHER BRO?”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首先绝对不能从字面意思去理解,这句线、你们都是中国人,你没听懂吗?(言外之意:你不会翻译了吗?)我个人的相信,采访人偏向第一种……

因为翻译者全程都可以第一时间翻译双方的内容,所以采访人并不知道他翻译的对错,至少他说什么是什么,因为采访者不懂中文。说串通的问题,是一种调侃,也略带一些质疑。

此时翻译者没有让张伟丽重复问题了,而是直接翻译了张伟丽的内容。张伟丽一直在笑,因为她也听不懂翻译的什么。

张伟丽想表达的是:回击乔安娜赛前的强势挑衅,告诉大家不应该在八角笼里说垃圾说,而是互相尊重,要给孩子们树立榜样。最后以中国式的语法对比衬托了我们是冠军,而不是暴君。

翻译者最后用的词汇是“talent”(人才),而不是张伟丽说的“暴君”。

翻译最后的“断片”,加上“醒酒”后的翻译,不是他所说的太过兴奋而导致的,仔细看视频你会发现张伟丽在回答的时候,翻译一直低头认真在听,翻译者的能力不是出在英文能力本身,而是中美两国文化的差异上,很多东西没有直译的词,比如“经络”一词,你很难找到一个对应的英文单词,因为这是我国五千年文明独有的,你只能去展开描述。

我相信这个翻译卡在了“暴君”一词上,在我掌握的英文词汇中,我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表达。我还试想过,如果我当时是这个翻译,我该怎么巧妙的翻译呢?也许我也不能短时间内巧妙化解,因为带了节奏翻译是要担责任的。只能说汉语博大精深,因为冠军和暴君有尾字同音押韵并彰显明显对比的效果。

如果脱离了中文,单纯的翻译“暴君”,怎么翻译都不合适。如果是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翻译,但用“人才”,我们是冠军,但不是人才,这有点不伦不类啊。最主要的是,这不是张伟丽表达的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