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波兰先读懂波兰人的痛(组图)

当然,这首歌不仅仅说波兰的冬天很长,也是在说波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处境。实际上,不少中国人对于波兰的了解都是从电影院里那些关于二战的电影而来,从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名单》到波兰斯基的《钢琴师》,以及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修女艾达》。

由于对这个国家的不了解,很多人根据一些欧洲国家的描述产生了偏见:“波兰人在全欧洲到处抢别人的工作;几乎所有波兰人都到英国去开杂货店了。”特别是去年,在几个欧洲国家爆发了马肉危机,最终查到这些冒充牛肉的马肉来自波兰,这个国家的形象也降到了谷底。

在欧洲众多的旅游目的地中,波兰算不上很美的一个。华沙作为首都,并没有捷克布拉格那样可以列入世界建筑史的精美房屋,反倒是老城区在二战中损毁,现在的留存都是后来重新复建的;位于克拉科夫的瓦维尔城堡,看似精美,但是欧洲其他国家不乏更美更有名气的城堡,比如说布拉格城堡、德国天鹅堡等;格但斯克作为琥珀之都,游客们在街上能看到的琥珀虽然很多,但质量却不算高,甚至拼不过拉脱维亚的里加。不过波兰有着自己的骄傲,那就是伟大的音乐家肖邦。

从抵达华沙的那一刻起,这位音乐巨匠的名字就一次次跃入眼帘:华沙的机场以他的名字命名,城市西北部30公里的名叫热拉佐瓦·沃拉的小村则是他出生的地方,市中心有他的纪念馆,圣十字教堂里存放着他的心脏,只要是他活动过的地方,波兰人都为他建了博物馆。在这里,肖邦就是波兰人的精神图腾,也是整个国家的名片。

波兰人喜爱肖邦,不仅仅因为他是一名伟大的钢琴家,更因为他的爱国情绪与波兰人爱国情绪契合。虽然才华横溢和有着一腔报国之心的肖邦英年早逝,但是肖邦和他的钢琴作品,早已成为了波兰人民精神的象征。

也许是因为有肖邦,波兰人热爱音乐,但更有可能是因为波兰人热爱音乐,才能有肖邦这样的音乐家诞生。不管怎么说,波兰人的能歌善舞在欧洲很出名,在街头经常能看到弹奏音乐的艺人,水平相当之高。我有一个朋友,曾经在克拉科夫学习萨克斯演奏。他说,每到夏天,不管是在多小的城市,都会开音乐会。而波兰人结婚都是乐队现场伴奏,年轻人在婚礼过后就去跳舞,往往一跳就到天亮。

波兰曾经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克拉科夫郊外的维利奇卡盐矿见证了这个国家的富裕和强盛,但随着1772年俄国、普鲁士、奥地利三国签署第一次瓜分波兰条约开始,波兰作为一个国家在地图上消失了123年。

1939年9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波兰打响。实际上,去波兰之前,我只知道德国闪击波兰,却并不知道这次“闪击”发生在海上。在格但斯克郊区的海港边,有一座人工堆砌的小山,山顶高高竖立着战争纪念碑,上面刻着很多二战时期的著名战役的名字。这里就是德国人投下第一枚炮弹的地方。站在纪念碑的台阶上,俯瞰周围的景色,以及格但斯克码头,当年的硝烟不复,曾经的战场上种满鲜花。山脚下,硕大的牌子上,一行醒目的波兰语:永远不要战争。波兰前总理图斯克曾说,这是每一个波兰人一生至少应该去一次的地方,其实,这是每个心向和平的人一生都应该尽可能去一次的地方。

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波兰留下了沉痛的回忆,纳粹在波兰修建了几百座集中营,光是著名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周边便有40多座。奥斯维辛和比克瑙集中营是到波兰必去的地方。在这个臭名昭著的灭绝营,共有110万人死去。今年是奥斯维辛解放70周年,包括斯皮尔伯格等名人都到奥斯维辛参加了纪念活动。

也许正是因为这段70多年前悲惨的历史,波兰人性格比较安静,隐忍,愿意为自己的所爱进行不计回报的付出。这也让波兰人愿意为了自由而战。仅在二战中,波兰就有22%的人口为国家独立而献身,牺牲之惨重堪称世界之最。

虽然是欧洲国家,但波兰人的收入并不算高,根据罗兹投资促进局给出的数据,罗兹地区的最低工资比起德国相差了将近一倍。2014年,波兰的人均月工资为3117兹罗提,合人民币还不到5000元。即便是并不算太富裕,但波兰人仍旧“仗义疏财”,对于外国人非常热情,甚至不惜自掏腰包。

在波兰坐公交车有点麻烦,因为在车上很少有英文的标识,因此在坐上公交车之后,一般都会找一个当地人问路。当我在公交车上向一个老大爷问路时,老大爷相当热情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另外还在他下车之时将我托付给了另外一名乘客,让那名乘客在我下车的前一站提醒我。不仅如此,老大爷还掏出了自己的钱包:“你身上有足够的零钱买车票吗?需不需要我给你买张车票?”

在华沙的城郊轻轨站上,我因为找不到硬币购买车票而找路人换钱。有一个小伙子直接拿了自己的钱给我买了一张车票却怎么都不收我给他的钱,虽然这张车票只要3块兹罗提,人民币也就5元,可是作为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还是让人挺感动的。

帮着买车票已经够稀奇的了,甚至还有店主因为找不起零钱而直接将货物当做礼物送给我的“奇葩事”。华沙美人鱼广场附近的一条小巷内,冰激凌店旁有一个小小的明信片小摊,摊主穿着非常破旧的衣裳坐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出售一些小纪念品。我在他的摊子上看上了两张明信片,店主开价为4块兹罗提,换成人民币不到7块钱。我的包里没零钱,递上了一张面额为20的纸钞。店主翻遍了包包找不到可以找我的零钱,到周边的冰激凌店也没换出零钱来。于是,他把20块钱还给我,还不忘把明信片包了起来递给我:“送给你,就当是礼物。”

我完全没想到一个素不相识,而且看上去生活得也不算好的小摊主会将自己的货物当成礼物送给我。思前想后,还是跑到远处的一个小贩那儿换了零钱还给他。摊主却坚决不收:“我说了,这是礼物,已经送出去的礼物怎么能再收钱呢?”最终,我又在他的摊子上选了另外3张明信片,补上了另外两张的钱交到他手里,他还很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实在太客气了,我都说了是礼物的嘛。”

俄罗斯人说自己爱喝伏特加,波兰人笑了。伏特加是波兰的国酒,当地人都认为伏特加是波兰发明的,且对于俄罗斯生产的伏特加不屑一顾。西班牙绘画大师毕加索就曾经将蓝调音乐、立体画派、波兰伏特加列为当时法国上流社会生活的三件要事,而他所说的伏特加恐怕是被称为“生命之水”的斯皮亚图斯。这种产自波兰的精馏伏特加主要酿造原料是谷物和薯类,经过了反复70回以上的蒸馏,达到96%的酒精度数,是世界上纯度最高的烈酒。

尽管波兰人爱喝酒,但波兰政府对在公共场合饮酒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除了酒吧和饭馆之外,其他公众场合绝对不允许饮酒。我的朋友、餐馆老板安娜·皮里亚解释说,波兰人只要一喝酒,一秒钟就能从绅士变恶魔:“波兰人喝酒之后太好斗了,喝完就开始到处惹事。我经常害怕走到大街上,会从哪儿窜出一个醉鬼袭击我。”

醒酒中心是位于警察局内部的一间小黑屋,里面放着一张到几张不等的床。这些床都是特殊定制的,结实好用,侧面镶有绑带。醉酒者被带进这里后,如果神智仍旧清醒,比较配合的话,警察会发给他一套像睡衣一样的病号服和一些醒酒药片。但如果醉酒者不太配合,那就有苦头吃了。该中心的工作人员会将醉酒者用皮带捆在一张床上。

在这个戒酒中心里呆一夜需要缴纳250兹罗提,也就是400人民币。在这个戒酒诊所里,免费的只有黑咖啡,那是为了让醉汉尽早地清醒起来。有意思的是,住在这样的醒酒中心还不能刷信用卡,必须要付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