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中辣火锅、唱川话版rap他是真·四川·波兰人

都说四川人愿意和你吃鸳鸯锅是对外地人最大的容忍,但一个外国人在四川吃中辣火锅是要闹哪样?

他是菲利普,一位来自波兰华沙的27岁帅小伙,来成都已生活了4年多。他自称是生活在成都的本地老外,吃火锅要吃红汤,成都话说得比普通话还标准。

在英语教育的工作之外,菲利普还是说唱歌手、主持人、演员,参加《十二道锋味》《高能少年团》,半个身子踏进了娱乐圈。菲利普接下来要做一个音乐电台的主持人,他正在积蓄更多能量,打算明年走上更大舞台,让更多人看到成都和波兰文化在他身上结合后迸出的火花。

在成都,听一个老外说普通话已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如果是一个金发蓝眼的波兰人,唱着成都rap,吃着烧烤冷锅串串,嘴里还说着地道的成都线月,菲利普从波兰华沙大学英语教育专业毕业,因为对中国很好奇,便通过skype进行面试,选择了成都。对菲利普来说,一个城市的工作机会、生活条件虽然很重要,但并不是决定他前往的唯一因素。“朋友说成都好吃的、好玩的多,我也喜欢大城市,在网上一查,发现当时成都的人口比华沙的多五倍。”

就这样,2014年底,喜欢吃喜欢玩的菲利普来到了成都。上大学时,菲利普曾选修过4个学期的汉语课程,但即便曾有点中文基础,面对满口川普的成都人,菲利普还是常常被弄得晕头转向。为了学习中文,菲利普先在网上选一些想吃的食物,去之前查阅词典确认这道菜的中文,然后再去餐馆用中文点餐。

线年初,他找到一所学校专门学习成都话。在他看来,成都话最难的地方在声调:“成都话每个声调都要发音正确,比如‘你好歪哦’这句,发音不对意思就不对。”

“成都话很接地气,它代表了成都的一种生活方式。”菲利普认为,学会说成都话,是融入成都生活、成为地道成都人的必修课。

“来中国说英语就像吃火锅点清汤,来四川说普通话就像点鸳鸯锅。”这样一句话从这位金发蓝眼的波兰帅小伙嘴里用四川话说出来,还是很奇妙的。

菲利普用成都话学会的第一篇诗词是李白的《将进酒》。现在,成都话已经成了菲利普的日常用语,在采访过程中,他总是不自觉地从普通话转换到成都话,发音比普通话还标准。

菲利普自称是生活在成都的本土老外,除了有一个成都的舌头,会说成都话,他还有一个“成都胃”。

菲利普现在很喜欢吃辣,吃火锅要点中辣,钵钵鸡、冷锅串串是他最爱的成都美食。但他坦言,自己胃并不是很好,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吃,因为“四川的辣椒有魔力”。

他也常常带着外国好友寻觅成都美食。他能精确get到外国朋友味蕾的G点:如果朋友不吃辣,那就来一道回锅肉、鱼香肉丝或一碗烧白;如果朋友吃辣,那他就更能将他的美食清单拉出来给好友分享:藤椒味钵钵鸡、冷锅串串、烧烤茄子、冷锅鱼……

菲利普的本职工作是英语教师,在这之外,他还是一名说唱歌手、主持人、演员。

“耍,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就是耍。”菲利普哼着这首《耍在成都》,这是他认为的成都生活精髓。

2016年,已经会说成都话的菲利普学会了耍家帮的《耍在成都》,在耍家帮的一次酒吧演出时,他自告奋勇上台,要求与耍家帮大哥B.B.G同台演出。

如果说成都美食是菲利普爱上这座城市的原因,那么,成都人就是留住菲利普的牵绊。

“成都人很热情好客,请吃饭一定要你吃饱,还不要你给钱。”菲利普提及在成都的第一顿饭是一位成都朋友请他吃的,“当时朋友点了一大桌子川菜,我一个人吃。”

去年,菲利普曾受邀参加谢霆锋拍摄的《十二道锋味》,在和谢霆锋、张靓颖接触过程中,他实在地体会了一把成都人的“接地气”。

“张靓颖已经是国际巨星了,但她没有一点架子。和我坐在路边的摊摊上吃肥肠粉,用成都话摆龙门阵,聊得很开心。”菲利普觉得与其他城市的人相比,成都人“很放松,很友好”。

“很多外国朋友来中国,大多是从事教育方面的工作,接触的也是教育方面的人。但我有机会踏入娱乐圈,与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发现,中国人真的很有思想很聪明。”

尽管菲利普在往艺术方面发展,但他表示不会放弃教育工作,因为他知道如何有效地去学习一门新语言,他想把这些技巧教给更多需要的人。

而最近,菲利普正在聚集能量,他即将要去一个音乐电台做主持人,明年还想参加更多节目,走上更大舞台。

“来成都,我觉得自己在对的时间,在对的地方做着对的事。虽然有时候会想念波兰的亲人和朋友,但我觉得还是在中国更有意思,在成都发展艺术事业的机遇也很多。”

接下来,菲利普想把成都和波兰文化结合在自己身上,迸发出更多火花。他觉得,自己和成都这座城市一样,都在精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