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骑兵 冲锋!! 波兰历史文化介绍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波兰,在这里先给大家解释一下原因。经过了一个寒假和开学初的沉寂,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上学期寒蝉历史社公开课的盛况呢

公开课结束后,很多朋友和同学都对活动评价很高,对赵剑老师渊博知识和认真敬业的态度敬佩不已,也有一些同学当时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参加,为了培养同学们对历史的兴趣,减少与赵剑老师的距离,寒蝉历史社将会在五月中旬再次组织历史公开课,请赵剑老师为我们讲解你所不了解的欧洲—东欧近代史漫谈,为了活动预热和让同学们参加活动时更好地了解更深的历史知识。我们会在公众平台上每周一篇推送东欧国家简史,还请大家多多关注捧场啦。

东欧的概念我们采取地理上将德国-奥地利-意大利以东至亚欧洲际分界线的区域视作东欧。

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保加利亚、塞尔维亚、马其顿、阿尔巴尼亚、黑山、波黑、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其中前南斯拉夫六家(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黑、黑山、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

东欧99%以上人口属于欧罗巴人种,民族多属于斯拉夫人体系,宗教以东正教为主,阿尔巴尼亚等国家和地区则以教为主,经济大幅落后欧洲其他地区。过去东欧国家大多由执政,现在均称为资本主义国家。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后部分国家加入欧盟、北约。

今天我们就先为大家带来,曾经叱咤欧洲,如今经历惨痛的分裂历史重建后仍然乐观向上发展的东欧重要大国—波兰

波兰共和国是一个位于中欧,由16个省组成的民主共和制国家。东与乌克兰及白俄罗斯相连,东北与立陶宛及俄罗斯的飞地加里宁格勒州接壤,西与德国接壤,南与捷克和斯洛伐克为邻,北面濒临波罗的海。

波兰在历史上曾是欧洲强国,后国力衰退,并于俄普奥三次瓜分波兰中亡国几个世纪,一战后复国,但不久又在二战中被苏联和德国瓜分,冷战时期处于苏联势力范围之下,苏联解体后,加入欧盟和北约。

波兰是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近年来无论在欧盟,还是国际舞台的地位都与日俱增,自1918年11月11日恢复独立以来,经过90年的高速发展,特别是在21世纪初的几年里,波兰已经成为西方阵营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冬布罗夫斯基(D?browski):亨利冬布罗夫斯基,意大利波兰军团的领导者之一. 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最早就来自于他率部从意大利返回波兰,并与外国占领者战斗的历史事件。

就像查尔诺斯基打回波兹南(As Czarniecki to Poznań):查尔诺斯基(Stefan Czarniecki)是在17世纪瑞典入侵波兰时的一位将军。当时,他返回波兰在波兹南皇家城堡附近抵抗瑞典入侵者。当时在皇家城堡内的作者是一名律师。

Basia:“芭芭拉(Barbara)”的爱称,这里的“Basia”指普通的波兰女孩,而他的爸爸则指普通的波兰人。女孩热切的期待着在外战斗的男孩子的早日打回波兰,这体现出了当时波兰军团民心所向。

Rac?awice:波兰的一个乡村,同时也是1794年起义的一个重要战场。虽然当时起义军仅仅是装备镰刀的乡下人,但凭借着他们的骁勇,而成功的战胜了沙俄的军队。

波兰最明显的地貌特征是它北起波罗的海、南至喀尔巴阡山之间的广袤平原。对波兰不幸的是,这块平原也恰恰是入侵者的门户——西自欧洲,东自亚洲。此外,地处德国和俄罗斯之间也对波兰极为不利,因为这两个国家对波兰富饶的土地和丰富的资源一直虎视眈眈(长达一千多年)。然而曾几何时,波兰才是这片土地上最大的霸主。

据传说描述,梅什科是涅兹诺驻扎定居点波拉尼耶部落的统治者,克拉科夫的维斯拉尼耶部落与他关系紧密。贪婪的马扎尔人对维斯拉尼耶部落构成威胁时,梅什科将两个部落合二为一,并借此创建了皮雅斯特王朝。来自波西米亚的罗马天主教传教士宣扬精神与实质上的益处后,梅什科皈依基督教,并于966年受洗。虽然存在一些争论,但这个时间被学者广泛认作波兰的开国之年。

梅什科后的数位明智(或铁腕)君主缓慢地转变了波兰异教徒的信仰,为王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将闭关自守的波兰带向了更为广阔的欧洲文化。梅什科之子波列斯瓦夫建立了纯正的波兰天主教教会机构,其世俗权威受到日耳曼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认可。随后波列斯瓦夫于1025年加冕,成为第一位“波兰国王”。

到1100年,波兰国土已从波罗的海延伸至喀尔巴阡山,建立起了大概的历史国境线年波列斯瓦夫三世去世后这个百年王国却陷入混乱。由于没有长子继承的习俗,波兰被各位王子瓜分。国土分裂导致之后几百年里内部冲突和外部压力不断爆发。

瓦迪斯瓦夫是皮亚斯特家族一位小公爵,穷极毕生精力重新统一国土,因其贡献而加冕瓦迪斯瓦夫一世。为了保卫波兰,瓦迪斯瓦夫一世发动了针对立陶宛和蒙古异教徒的十字军东征,同时还发动战争驱逐伪善而贪婪的条顿骑士。瓦迪斯瓦夫一世之子卡西米尔三世更加优秀,最终加冕卡西米尔大帝。他不仅保住了其父通过灵活外交手腕和短期战争胜利所取得的成果,还使波兰成为了文化、教育和贸易中心。他将波兰的疆土扩大了两倍之多,重建了国家的经济及法律体系,并推动建立了波兰的第一所大学。在卡西米尔的自由统治下,波兰成为了被压迫者和受迫害者的天堂;日耳曼人在波兰城市中定居,亚美尼亚和斯拉夫难民在低地乡村中生活,成千山万的犹太人也涌入波兰并繁衍后裔。但卡西米尔大帝没有男性继承人,因此成为了皮亚斯特王朝的末代国王,卒于1370年。

卡西米尔大帝的指定继承人是它的侄子,匈牙利的路易一世(他在匈牙利度过了自己的大半人生)。他1382年驾崩后,反对派波兰贵族将他最小的女儿雅德维加推上波兰国王之位。雅德维加嫁给立陶宛大公爵雅盖沃,雅盖沃随即皈依天主教并以瓦迪斯瓦夫二世之名成为波兰国王。双王共治一直维持到1399年雅德维加去世。自此波兰历史上双王共治的奇观宣告结束。

瓦迪斯瓦夫二世在1401年使波兰拖入战争。这次战争的目的是帮助立陶宛人,将其从和条顿骑士团的恶战中解救出来。1410年7月,立陶宛-波兰联军在格伦瓦尔德和条顿骑士团展开了中世纪最惨烈的一场战斗,最终大获全胜。条顿骑士团大多数领导者均战死或被俘,从此烟消云散。

亚盖洛王朝统治下,比战争胜利更有意义、更持久的是社会和科学的进步。1505年,“毫无新内容法案”将立法权从君王转给了色姆,色姆是由波兰贵族组成的议会——以这种方式蹒跚地向民主迈进。宗教改革运动,尤其是由波西米亚的约翰胡斯领导的宗教改革运动影响了波兰天主教,同时也设立了促进宗教宽容的法律。文艺复兴的思想让亚盖洛国王西吉斯蒙德一世和二世萌发了推广波兰艺术和文化的想法。1543年,波兰天文学家尼古拉哥白尼发表了划时代的著作,提出太阳系日心说理论。

受高涨的民族主义、“民主”律法及(一些)外国意图顾虑的刺激,1569年6月,色姆通过了建立波兰-立陶宛共和国的法案,让其成为一个选举君主的统一联邦国家,主要由贵族通过本地立法机构和中央议会进行管理。亚盖洛王朝最后一位国王西吉斯蒙德二世没有子嗣,他接受并签署了这个法案。虽然联邦带来了一段时期的和平与繁荣,并将西方文化传播到了乌克兰和俄罗斯西部等地区,但它也再次被卷入同俄罗斯、瑞典、奥斯曼、哥萨克及其他桀骜不逊邻邦的冲突之中。

因为战争所付出代价极大(尤其是波兰-立陶宛联邦参与的大北方战争),且连续几任选举国王软弱无能,整个国家急需内部改革。18世纪中叶,色姆转向实施商业、军事、社会及教育改革。这些努力包括1773年成立国家教育委员会,建立欧洲第一套政府资助的教育体制,教农民自己阅读《圣经》。此后不久,波兰农民便开始争取更多权利,甚至想亲身体验民主的滋味。

此时,《圣经》已不再是波兰人最常见的读物。过去几个世纪,在诸多高明君主的领导下,极具特色的波兰文化逐渐形成并走向繁荣。波兰作家开始创作各种情深意切的文学作品和诗歌,比如克拉西茨基和扬波拉克的作品。虽然波兰文化受日耳曼、斯拉夫、拉丁和拜占庭文化影响极大,但波兰的建筑、艺术及舞蹈都具有鲜明特色。波兰人真正擅长的是音乐,其音色、音调、节奏和结构均独树一帜。之后,举世闻名的波兰作曲家肖邦奠定了自己在音乐界的地位;米雷茨基、奥吉斯基、希曼诺夫斯卡也创造出了不朽的作品。

凭借农产品出口,波兰变得富强起来。这个联邦是当时欧洲最大的粮食产地。随着农业进步,波兰成为了水果、香料、鲱鱼、织物、木材、啤酒和葡萄酒的主要输出国。所有东西沿着维斯瓦河、布格河及涅曼河被运送到波罗的海港口(如格但斯克),然后装船运到佛兰德斯和荷兰。陆地运输可以深入到神圣的罗马帝国。为了记清财产的数目,色姆于1496年将兹罗提作为全国货币。随着金融改革的觉醒,兰末代国王斯坦尼斯瓦夫二世在其统治期间将兹罗提标准化……而恰恰在此时,联邦解体。

改革造成的政府开支已掏空国库(因此军费便告急),贵族十分犹豫是否要拿生命和财富进行冒险,因此波兰的邻居们便大张旗鼓地进行干预。1772年,俄罗斯、奥地利和普鲁士占领了波兰的部分领土,并对其进行了第一次瓜分。短暂的波俄战争后,普鲁士及俄罗斯又进行了第二次瓜分,这次瓜分夺走了波兰大部分领土,使它再无力在经济和军事上支撑自己。1795年,奥地利、俄罗斯及普鲁士进行了第三次瓜分,剥夺了这个国家仅存的土地,一个独立的波兰便不复存在。

最后一次瓜分后,波兰几乎从历史上消失了。波兰大公国被拿破仑重建,成为法国的自由附属国。波拿巴战败后,波兰再次被普鲁士、奥地利及俄罗斯瓜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波兰被改组为一个自由国家,为了维持自治,它同刚成立的苏联进行了2年的战争。1939年,波兰被昔日盟友纳粹德国和苏联瓜分。波兰在铁幕下再次获得了重生。但在20世纪90年代,波兰是第一批冲破锈迹斑斑的铁幕、挣脱苏联统治的国家之一,再度成为独立国家。即便一无所有,波兰人民仍然坚持追求自治。

当你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波兰装甲部队徽章时,你会发现一只近乎垂直,顶部稍弯的抽象形翅膀,你会联想到这个标志所来源于的波兰旧时辉煌的军事传统,因为这种木架和羽翎所制的巨大翅翼曾是波兰翼骑兵部队的象征。这支建立于十六世纪早期并延续到十八世纪中期的部队曾取得过无数次不朽的战绩,尤其是在对抗莫斯科大公国、瑞典人、鞑靼人和土耳其人时。在很多游戏和文艺作品中都有展现。

这个在它所处的时代里非常特别的政体源于施拉赤塔(贵族阶级)对其他社会阶级的与君主制政体的胜利。最后,施拉赤塔积累了让任何君王都没法让其放松其特权的特权。

两国联邦的政治教条是:本国是一个国王之下的共和国。司法官扬加莫耶斯基以这句话总结了上述教条:Rex regnat et non gubernat(“国王当政但不统治”)联邦有一个议会,称作瑟姆,相当于参议院和选举的国王。国王在他的任期里不得不在亨利国王条款和女修道院条约的谈判中详述他会尊重公民的权利。

君王的权力很有限,他的权力被人数巨大的贵族阶级的权利替代。每一位新国王不得不赞成波兰政体的基础——亨利国王条款(其中甚至还有近乎于前所未有的对宗教宽容的保证)。随着时间的流逝,亨利国王条款与女修道院条约逐渐合二为一,国王选举制支持这些详尽的承诺。在那一点上,国王事实上是贵族阶级的伙伴,并经常被参议员监督。

华沙起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波兰地下军反抗德国占领军的战役。这场战役是在1944年8月1日开始的。波兰地下军的目的是想在苏联红军到达华沙前解放德国的占领,以避免受到苏联的控制。50,000波兰地下军采用了游击战对抗25,000德军,整个起义持续了63日,直到1944年10月2日,波兰军队方才向德军投降。在波兰方面有大约18,000名军人和超过250,000名平民死亡,另有大约25,000人受伤。德军方面有大约17,000人死亡和9,000人受伤。

同外人打交道时,波兰人对称呼极其重视。他们的习惯是要尽可能地采用郑重一些的称呼。对于男士,波兰人言必称“Pan”(先生)。对于妇女,则称之为“Pani”(小姐或女士)。在社交场合问候他人时,波兰人肯定会对对方以“您”相称。他们假如与对方以“你”相称,则多半意味着双方关系十分密切,彼此相交已非一日。

在波兰,最常用的见面礼节有握手礼和拥抱礼。亲朋好友相见时,常施拥抱礼。而吻手礼则多见于一些高雅的社交活动场合。一般而言,吻手礼的行礼对象应为妇女,行礼的最佳地点应为室内。在行礼时,男士宜捧起女士的手在其指尖或手背上象征性轻吻一下,假如吻出声响或吻到手腕之上,都是不合规范的。

波兰人在与别人交谈时,不喜欢为加重自己说话的语气而用手指指点点,更不愿意看到有人用手直指自己的面孔,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不尊重人的举止。如果对方作出伸懒腰,打哈欠等动作,在他们看来这是不耐烦的表示,他们就不再愿意和对方交谈下去。

波兰人普遍爱花。在所有鲜花之中,他们最喜欢三色堇,并将其定为国花。给波兰人送鲜花时一般要送奇数。

与波兰人交际时,要特别注意:第一,天主教在波兰的影响无处不在。第二,波兰人的民族自尊心极强,与其交谈时,提及波兰的伟人以及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最令波兰人开怀。第三,波兰人很介意待人接物的礼数。与波兰人喝酒时最好不要多次强行劝酒,以各人随意为佳。

按照波兰的礼俗,各种正式场合均宜穿保守式样的西装,女士着套裙。逢重大活动,则常在请柬上注明对来宾着装的要求。出席音乐会等高雅艺术演出时,服装应整洁得体,一般来讲均应着正式服装,不能穿休闲服和休闲鞋。

波兰人的饮食习惯与其他中东欧国家大致相似。具体而言,波兰人平时以吃面食为主,有时也吃米饭;爱吃烤、煮、烩的菜肴,口味偏咸;喜欢吃猪、牛和鸡肉。波兰人酒量较大,常在饭前饮烈性酒,饭后饮甜酒;爱喝咖啡和红茶,在饮用红茶时,大都爱加入糖和一片鲜柠檬。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波兰人开始接受并喜爱上中国绿茶。

波兰人在人际交往中比较喜欢请客吃饭。不论饭菜是否合自己的口味,客人都要争取多吃一点,并要对主人的款待表示谢意。就餐时应避免刀叉碰撞发出声音,喝汤时不要发出吮吸声,也不要含着食物讲话和打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