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时区着实不少跨州旅行令人抓狂澳大利亚人为“时差”烦恼!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陈效卫】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在10月初开始采用夏令时,澳大利亚虽然面积是世界第六,但时区却有10个之多。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吐槽时差问题以及“人造时间”导致生物钟错乱,影响情绪和健康,增加皮肤癌患病率,酿成更多交通和医疗事故。夏令时加上相对无序的时区和各州各行其是的节日,导致时间错乱,跨州旅行常常令人抓狂。

夏令时,又称“日光节约时制”,是一种为节约能源而人为规定地方时间的制度。1916年,德国首先实行夏令时,目的是节约战时能源。英法俄美澳等国紧随其后,但一战后所有国家旋即取消了夏令时。二战期间,这些国家二度采用夏令时,但战后再次取消。除了低纬度热带国家,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曾采用过夏令时。目前使用夏令时的国家和地区约有70个。

在澳大利亚,除了一战和二战时期外,是否采用夏令时完全由各地自行决定。1968年,地处澳大利亚最南部的塔斯马尼亚州(塔州)成为战后第一个采用夏令时的州。1971年,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首都领地和南澳大利亚州等地也相继效仿,除昆士兰州,其他地方持续使用至今。实行夏令时的地区每年春季10月第一个星期日2点快拨一小时,次年秋季4月第一个星期日2点拨慢一小时。

昆士兰州在1972年放弃了夏令时,尽管该州的第一缕曙光最早出现在4点15分。西澳大利亚州和北领地更接近赤道,不差阳光,一直拒用夏令时。

除了夏令时,澳大利亚的时区也各自为政,使统一时间更难。国际上规定,每隔15经度划为一个时区,全球可分为24个时区。但考虑到“一州不容二时”,澳大利亚各州的区时并不以所在的经度为准。

澳大利亚大陆的3个时区基本上以州为单位划界。其中,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首都领地、维多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州划归为澳大利亚东时区+10:00,比北京快2小时;南澳大利亚州和北领地划归为澳大利亚中时区+9:30,比北京快1.5个小时;西澳大利亚州划归澳大利亚西时区+8:00,且不采用夏令时,因此与中国的北京时间始终保持一致。

除了州不按经度划分时区外,新南威尔士州的布罗肯希尔镇也制造了例外。1895年澳大利亚确立标准时间,当时该镇只有直达南澳大利亚州首府阿德莱德的火车。为了与铁路联系密切的南澳大利亚州保持一致,该镇及周边便采用了南澳州的+9:30时区。

西澳大利亚州东南部和南澳大利亚州西南部交汇处的一个狭长地带,采用了更为怪异的中西时区+8:45。这个几千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带只有几百居民,联邦和州政府因此也未过多干涉。

除了澳大利亚大陆的4个时区外,远离大陆的周围小岛也有自己的时区。其中,可可岛为+6:30,圣诞岛为+7:00,诺福克岛为+11:00。这些小岛不实行夏令时。离大陆较近、时区为+10:30的勋豪爵岛采用夏令时,但只快拨半个小时。

这样,面积排名世界第六的澳大利亚,平时大陆和小岛各有4个时区,夏令时又额外多出2个,总时区达10个之多。

澳大利亚节日庆祝时间也是政出多门。以劳动节为例,西澳大利亚州的庆祝时间是3月第一个星期一,维多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州是3月第二个星期一,昆士兰州和北领地是5月第一个星期一,新南威尔士州、首都领地和南澳大利亚州则是10月第一个星期一。纵向上看,每个州的庆祝时间在每年也可能有所不同。

曾作为澳大利亚名义国家元首的已故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其生日“女王日”在各地庆祝的时间也有所不同。大部分州和首都领地都是6月第二个星期一。昆士兰州2015年从6月改为10月,原因是劳动节从10月提前到5月后,10月有了“空档期”。而西澳大利亚州推迟到9月最后一个星期一,是为了与自己6月的“州日”拉开距离,“好日子”匀着过。

2022年9月伊丽莎白二世去世、查尔斯三世即位后,澳大利亚的“女王日”也将变成“国王日”。具体庆祝时间会发生多大程度的改变,也将由各个州和领地自行决定。不过,从此前各地确立的“女王日”来看,澳大利亚未来的“国王日”也很可能没有一个是国王的真正生日。伊丽莎白二世的生日是4月21日,而澳大利亚各地自行选在6月、9月和10月庆祝,最大“时差”竟长达半年之久。追根溯源,这种滞后似乎也怨不得澳大利亚。在英国,“女王日”也推迟至6月庆祝。原因很简单:6月伦敦天气好,方便举办庆祝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