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徘徊在“欧元”边缘

12月的华沙日照时间很短,但在13日这天,华沙还是享受到了明媚的阳光,尽管时间不长。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西欧国家深陷债务危机的泥淖,身处欧盟东部边缘的波兰却“风景这边独好”。只是波兰人担心这种美妙的风景还能持续多久。

在欧债危机的阴霾之下,波兰似乎应该庆幸自己还未加入欧元区。13日晚上的一场划破了华沙宁静的夜空。前总理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领导的反对派法律与公正党号召了约3000人走上华沙街头,反对现任政府和欧盟国家走得太近,反对未来加入欧元区。

然而,大多数波兰人似乎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原本预计上万人的最后只来了3000人左右。曾经是波兰团结工会的领导人,现任波兰参议院议长的博格丹·博鲁塞维奇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没有参加当天的活动,而且他指出有80%的波兰人支持加入欧盟,有70%的人对加入欧盟后的经济表现表示满意。

波兰总理办公室副国务秘书贾瑟尔(Adam Jasser)认为,波兰自2004年正式成为欧盟成员国以来,至少享受到了以下三方面好处:一是波兰不再成为东西方之间的缓冲地带,二是波兰在经济上已经成为欧洲单一市场的一部分;三是波兰更加容易进入劳动力市场和广大的欧盟市场。

加入欧盟以来,波兰从欧盟获得的补贴资金高达900亿欧元,其中600亿欧元用于基础设施。在过去3年里,波兰GDP分别增长5%、1.8%和3.8%,而且在2009年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成为唯一一个实现GDP增长的欧盟国家。预计2011年波兰的GDP增长率将为4%左右。

经合组织预计2012年波兰的经济增长率为2.5%,虽然比2011年4%的增长率有所降低,但相比仍处于衰退中的西欧国家而言已经算得上是很好的表现。此外,波兰目前政治局势稳定,今年10月份图斯克再次当选波兰总理,也成为自冷战结束后波兰首位连任的总理。反观西欧,债务危机已经造成多个国家政权更迭。

波兰原本计划在2012年1月正式加入欧元区,并制定了详细的路线图,但目前看来,这一计划显然不能实现。金融危机延缓了波兰加入欧元区的步伐,波兰也因此幸免于欧债危机。

但这似乎并没有阻止波兰加入欧元区的决心,波兰前总理、现任波兰央行(NBP)行长的贝尔卡此前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曾表示:“尽快加入欧元区依然是波兰坚定不移的最终目标。”

事实上,根据2003年波兰签订的加入欧盟的条约,波兰已承诺将在未来某个时刻加入经济和货币联盟,这意味着波兰未来将采用欧元,而放弃本国货币兹罗提。波兰央行董事会成员安杰伊·拉奇科(Andrzej Raczko)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波兰必须履行这一承诺。但具体加入的时间并未确定。“这将取决于波兰何时能够达到《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规定的标准和波兰自己的意愿。”拉奇科表示。

在拉奇科看来,现在并不是加入欧元区的有利时机。“目前欧元区正深陷危机,其财政和预算政策必须进行改革。改革的目标是使欧元成为一个稳定、有力的货币。只有改革之后,波兰才会考虑加入欧元区。”波兰非常愿意参与改革的进程,拉奇科对本报记者表示,“因为这对波兰有好处,只有参与其中,利益才会有保障。例如最近一次的欧盟峰会决定另立条约强化财政纪律,波兰对此就很欢迎。”

新的财政条约规定欧盟成员国年度“结构性预算赤字”一般情况下不超过GDP的0.5%,并将实现预算平衡纳入各成员国宪法,对预算赤字超过GDP的3%的国家引入自动惩罚机制,明确主权债务不得超过GDP 60%的减债目标。在贾瑟尔看来,这些政策和波兰国内已经实行的政策相似,所以波兰并不担心新的财政条约给波兰带来的影响。拉奇科也认为这对波兰来说并不是一个新问题。

据拉奇科介绍,目前波兰的财政赤字约为GDP的4%,这一比例在欧盟国家中已是不多见。目前波兰的公共债务规模约为GDP的54%,在新财政条约规定的60%比例以内,而即使德国的比例也高达70%以上,所以波兰的情况要好得多。拉奇科还介绍说波兰准备在2012年将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控制在3%以内。“考虑到波兰目前宏观经济运行良好,这一目标并不难实现。”拉奇科说。

此外,此次峰会还决定考虑通过各成员国央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增资,以扩大IMF的救助资源,增资金额有望达到2000亿欧元(约2660亿美元)。拉奇科表示,这2000亿欧元按照各国在IMF中的配额比例进行分配,波兰需要承担的资金不到60亿美元。“相对于波兰1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说,这一资金量并不大。波兰对此持中立的态度。”拉奇科对本报记者表示。

甚至在拉奇科看来,这2000亿欧元对解决目前的欧债危机来说还远远不够,而且从IMF借款的时间会比较漫长,欧盟现在急需更多的资金来解决流动性问题,重建欧元区国家金融市场的信心。

欧盟新财政条约不仅得到了波兰政府的首肯,也到了波兰议会的支持。博鲁塞维奇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表示,波兰政府如果决定加入新的财政条约,是否需要经过议会的批准要看具体的条款。“如果需要经过议会的批准,那议会的态度总体上是支持的。”博鲁塞维奇对本报记者表示。

“波兰了解加入欧元区的好处,因为兹罗提只是一个地区性货币,并不像英镑、美元和欧元那样是国际储备货币。”拉奇科对本报记者表示,“只有认识到这些好处,波兰才可能决定加入,何时加入取决于欧元区改革的速度。如果我们现在不能看到欧元区未来能够运行良好的迹象就急于加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对于欧元区的改革,波兰也有自己的想法。拉奇科表示欧元区改革不能仅考虑财政方面的问题,还得考虑到欧元区内部成员国的竞争力问题。目前北欧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很强,例如瑞典、德国、芬兰、丹麦和荷兰等国,但南欧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就较弱,例如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而且北欧国家对南欧国家还拥有顺差。所以,欧盟面临如何解决成员国竞争力失衡的问题。

目前兹罗提相对欧元在贬值,帮助波兰保住了其产品在世界市场的价格竞争力,促进了波兰的出口。波兰享受到了兹罗提贬值的好处,对于当地商人来说,持有兹罗提的优势并没有丧失。

“如果我们加入欧元区,就不可能再自行贬值本国货币。因为如果只是一国货币,你可以自行贬值来迅速提高本国的出口竞争力,但如果加入欧元区后,就不可能这样做。这也是波兰在加入欧元区后需要考虑的长期问题。”拉奇科说,“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也没有看到欧盟委员会就加强欧元区成员国国际竞争力方面采取何种措施。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政策。”

曾经是波兰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现任波兰副总理兼经济部长的帕夫拉克认为在讨论欧元时可以适当回归到欧洲货币单位(European Currency Unit,ECU)的概念上。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采用欧元之前,欧洲共同体国家采用了一种特殊的用于内部计价结算的货币单位,即欧洲货币单位。该货币单位以若干个国家的货币单位为基础,例如德国马克、法国法郎等。”

每一种货币在ECU中所占的比重一般每5年调整一次。ECU采用固定汇率制,即首先确定欧洲货币体系内部的每一种货币对ECU的中心汇率,两种货币间的汇率可以在中心汇率上下各2.25%的范围内波动。每一种货币对ECU的中心汇率也经过多次调整,通货膨胀率的高低对各成员国之间的固定汇率具有决定性影响。

在帕夫拉克看来,ECU更加安全,也更加灵活,因为与美国相比,欧盟国家之间在劳动力流动性方面还是差一些。“如果只采用一种货币,我有点担心劳动力的流动性问题。另外,欧盟国家间的通胀率也不一样。目前波兰兹罗提相对欧元比较弱,这促进了波兰的出口,而且波兰国内的就业也得到了保障。这和中国的情形有些相似。”帕夫拉克对本报记者表示。

尽管身处欧元区之外的波兰在经济上算得上是“一枝独秀”,但作为欧盟中的一员,波兰也很难一直独善其身。“如果欧盟经济再次经历大的衰退,难免还是会对波兰造成影响。”拉奇科表示。事实上,这种负面影响正在溢出欧元区的边界。

据《》报道,自今年4月份以来,波兰的主要股票指数下跌了24%,因为国际投资者条件反射式地将波兰和处境艰难的东欧国家,例如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归为一类。尽管波兰的官方信贷没有紧缩,但小企业贷款越来越难。“如果没有具体的抵押品,就不可能贷到款。”一位为申请欧盟资金和在华沙证券交易所上市提供咨询服务的公司总裁说道。

波兰银行业大部分为外资银行所控制,尤其是以西欧国家的银行为主,例如意大利的Unicredit、西班牙的Santander和荷兰的ING。尽管这些外资银行承诺不会不支持它们在波兰的分支机构,但波兰的银行监管部门还是不放心,要求它们建立现金储备。波兰政府担心这些外资银行将出售其在波兰的分支机构。

目前波兰的经济已经和西欧国家紧密相连,波兰一半以上的出口是到欧元区,出口到德国的比例超过1/4,德国也是目前波兰最大的贸易伙伴。幸亏德国经济表现良好,如果德国经济被欧债危机拖垮,那必将殃及波兰这条“池鱼”。

再过不到半个月,波兰将结束其第一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历程。此前有消息称,波兰将加入欧元区的计划改成2015年。但目前看来,波兰并没有制定出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即使是在波兰仍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当前。对于这个曾急切希望投入欧盟怀抱的国家来说,欧元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波兰现在能做的仍是等待。 摄影记者/高育文